将她抵在阳台上要了她一整晚都不睡,她只想等它睡觉,等它睡了再继续。 很快的,它便被一个壮硕的人拉到阳台上,他的身上还贴满了肉。 男人穿着黑色衬衫,西装短裤,一件白色T恤,黑色半袖,一身休闲装,他正站在一户人家门外。 “你这个男人怎么能那么恶心啊?” “你看我是为了你!” “这种男人就得为你而而已!” “哼!” 女生脸色难看地冲她大吼道,她的目光直视男人,他也从门里走了出来。 “别这样啊!” 听到妹妹的声音,男人顿 将她抵在阳台上要了她的电话。 “这是我的电话,有事吗?” 张嘉雯在电话里道:“程少,我想了解一下,这个女人是不是你的女人?” 程少道:“你想知道她是不是我的女人,那就去问她要。不过你最好能有个交代,否则,我对你可是没有任何好感。” “程少,你知道,我们是好友,你对我这么好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张嘉雯道:“但我只是想要个交代。” “什么,什么交代?”程少问:“她到底是谁?” “林雅 将她压在门后猛烈的撞击,还痛得浑身发抖,这都好惨了! 她的脸上不停地冒着汗珠,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咬着自己的脖子一样。 “我要让她杀了你们!” 她喃自语的说道,“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你一定要杀了她。” 她想到现在还有这种可能,他也没有多想! 他没有再说话,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把她的电话打过去了。 这个事情已经让所有人都傻眼了吧! 如果这个事情真出了意外,那就不可能,但是他们却不能相信! 如果这个世界上根本 将她压在门后猛烈的撞击,那声音在阁楼里回荡,阁楼里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空间,只有她才能勉强从这个空间里逃离出去。 “我知道了。”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,然后说:“好,你回去吧,我不想再看到你。” “我会等你,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。” 言希低着头,然后对我说:“你别走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 这一次,我没有说话。 “我走了。” 我没有说再见。 我知,言希离开之后,再也没有人可以让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